鷇音一曲无梦生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一只老咩:

       天空中又飘起了雪花,远处终于传来了阵阵马蹄声,整齐划一,就像是战鼓的鼓点,敲击在众人的心头。
       李谨言抬眼望去,一片银白中,十几个身着铁灰色军装,一身彪悍之气的军人,正策马而来。打头的,正是楼逍。
       楼少帅胯下是一匹黑色的战马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,身上黑色的斗篷在冷风中翻飞,露出了猩红色的衬里,像是喷洒在银白世界里的鲜血。
       李谨言眯起了眼睛,只觉得双眼都似乎要被这个策马踏雪而来的男人刺痛。
       队伍到了近前,楼逍拉住缰绳,战马的两只前蹄抬起,发出了意犹未尽的嘶鸣,楼逍从马上一跃而下,黑色的马靴踩在雪地上,咯吱作响,白色的手套包裹着一双大手,宽大的黑色帽檐,遮挡不住他锋利 的眉眼,整个人,就像是一把出鞘的,开了刃的战刀。
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帅到让人连嫉妒之心都无法升起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 随着那个男人的走近,仿佛天地间的一切,都变得寂静无声起来。
       走到近前,楼逍用手里的马鞭顶了顶军帽,目光专注的看着李谨言,那双黑色的眸子,仿佛深不见底的千年寒潭。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李谨言突然间明白了,怦然心动,是种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《谨言》by来自远方

       嘤!!被一幕戳的不要不要的,然后就动手摸鱼了ಥ_ಥ没有粮食只能自己产了嗷_(:3」∠)_领章军衔徽章都是找资料翻出来的,也不知道对不对_(:3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165)